做了自家的翻译服务器

还是花成本高些就行,由于不能直接通过 poedit 获得高质量的翻译建议,痛定思痛决定来做个自己的翻译记忆库,然后考虑到未来几年的发展情况,WordPress 全部的生态产品没必要耗费太多精力在上面。

而且机器翻译的精准度越来越强,我要做的应该是将需要长期更新和使用的产品包的中文简繁翻译包给都做出来,后续的话就只需要进行迭代更新校对就行了。这一过程可以积累两样东西,一个是翻译记忆库的容量,另一个是词库的精准度。

设想下,未来几年的发展情况,如果一直是这种状态的话也还是有一定的风险存在,所以必须要实现量产和高品质,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

给客户站恢复数据备份

记一件蠢事,原本是在上周客户通知公司业务变更,然后不再使用独立网站,这个站还是接入到我们的云平台做维护的,所以需要停掉维护服务,虽然只是管理了几个月时间,但我们这的费用是不会退的。

考虑着毕竟也是花了不少精力做的站,还是给他们建议做个全局备份,方便未来需要了可以直接拿来重启项目。

结果忙来忙去的搞忘了时间,他们站的托管服务到期,拿不出来数据,就又来回沟通了下,让先再开通续费一个月的,我们只需要一天时间就可以备份完毕。后面再申请退掉这个新开通的服务就行。

所以就这么的,本来该已经睡了的我,又得等给备份恢复了之后再做全站备份出来,是美国的一家公司,但其实根源都是中国人,当然现在别人是美国人,估计是这两年疫情和中美争端太过麻烦,暂时不打算做自建渠道了,也就不好多问,反正就是做好份内的工作。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说说简单,实际上太难做到了,每次都要熬过一段时间的痛苦时期才能冷静下来后才会清算自己究竟算个什么东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阶段,十年前的我,五年前的我,三年前的我,去年的我,昨天的我,现在的我,我是否太过自我,好的坏的,那些让我记忆深刻的我都记得,人活着究竟他妈算什么。

前几天回城,一段熟悉的路,结果快到终点的时候居然又给弄吐了。

吐的那么顺畅,让我一下午都无法平舒吐气,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情是生命值确实折损了,然后又想了另一个问题,上个十年失去了一个胆,下个十年又会失去什么。

写到这儿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了,天气越来越冷,还是睡了吧,明天还得把助听器的使用方式整理一份,物尽其用吧,为啥非要选老师让送小朋友的目的在于只有真正了解和关心自己学生的老师才会留意到这些情况。

送个小朋友的一句话就写:

老天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必会打开一扇窗。天之骄子,向阳而生。

给老妈买了份礼物

还是老姐陪着去逛着买的,我不懂这些,只是想起这么多年了从未见过老妈戴过什么像样的饰品,依旧感到有些惭愧,不过也就这样吧以后不懂就多买点儿就懂了,送给老姐了一个小兔挂牌儿,当做纪念。

比较有意思的是去这些金店里选货的时候看她们博弈我其实是在暗爽,做为男人,我对这些东西可以算是一窍不通,而且如果真要买也只是会打算买金条金砖这些东西,因为简单,不都是钱嘛。

但是做为饰品我就没办法跟这些柜员交流,基本上会是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认为合适看中款式就直接买了。在一旁看到她比价还价挑款式完全不给别人留情面的时候,有种回到十年前,是熟悉的味道,那时年少未知事,老姐跟我现在的年纪相仿,很美而且她所拥有的在我看来都是配得上的。

刚认识时的那种感觉,依旧很佩服,所以这些东西找她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错。

没其他人好送和想送的,给老妈买是对的,连借口都想好了,自己先带着,以后留给儿媳妇就行。

不过到时,我应该会定制一批独一无二的吧。

抢救 WordPress 中文翻译记忆库

最近一段时间都在不停的更新 WordPress 产品的中文翻译,主要为了覆盖数据和升级翻译记忆库,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人真的会这么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毫无底线,这条狗大批量的向 poedit 发送了纯机翻的词条库,我就说为什么这段时间不管是 .org 还是人工提交的翻译质量都越来越低,错误非常多,源头找到了。但我还是没办法。

现在能做的就是改进 wpfanyi.com 的翻译流程和完善好自家的商业翻译记忆库,相对来说还是幸好这些年不管是换电脑还是换系统都有个好习惯,会导出 poedit 的翻译记忆文件。

在网上找了一圈,居然都没有提供相关的记忆库数据的供应商,后面也差不多想通了,这类数据都是翻译公司和一些专业人士机构才会有的,我们系统里就单纯只是 WordPress 的中文翻译记忆现在有 53 万多条,再过段时间的我相信应该可以得到更多的数据和更精确的翻译。

等到 100 万条后就开台服务器做翻译记忆库是数据 API ,当然还只是个设想,毕竟有 100 万中文词条后,就等于是有了 200 万的简繁词条。再研究下维基百科的中文转码方式,基本上就算是可以覆盖全华语区域。

投资,收益,自由

很多事情没办法直接简单的概括成钱,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把钱当成是一种资源,所以大概过去十年里,只有这两年兜里才有那么点儿闲钱。

不够用,完全不够用,焦虑的来源更多应该是自身年龄的增长和社会环境的变迁,我恨,也拼尽全力试了,得到的只不过是你别人生来就有的一些东西,如果现在才刚二十来岁,我会很庆幸自己还可以拥有这些东西。

只是现在反而感觉这些东西变成了一种束缚和枷锁,想要挣脱,却又不得不拽紧,同样的我也不愿意去承担更多的责任,分不清是不愿意,还是厌恶为何非得要我去承担。

又买了很多东西,房子暂时不考虑了,我发现自己想要的根本就不是房子,如果非要买,我宁愿去弄栋别墅也不和别人挤一起。就当是的吹牛 B 吧,高的享受的起,低的照样能承受的起。真正想要填补的还是内心的空洞。

18 岁那年,觉悟到自己可能这辈子都离不开要赚钱的命运时,对人生充满了绝望和无奈。

28 岁那年,躺在手术台上醒来全身无比放松犹如做了一场梦,那竟是我这么多年睡的最香的一次。

我知道是麻药的作用,但总比现在整晚无法入眠要强,一闭上眼就是各种画面复现,一个个场景重复反复的出现,梦魇作祟,曾经认真考虑过想要当医生和律师,后来显示里却发现,这是让人讨厌的职业,因为一涉及到这些,往往全都是麻烦,高尚吗,我不是一个高尚的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想被人打扰的普通人。

骨子里的我想要挣脱所有束缚,跳出时间线去看世界,每当要这种想法时,现实给予的都不会是一击毙命的重锤,往往只是一个软绵绵的耳光,不痛不痒,好像只是轻蔑的在说,呵,想得美…

去你妈的现实,好多年一直沉迷于奔跑,没停下来骂过了,去你妈的。

实现了另一个想法

专门来截图纪念下,好长时间都没有认真设计和做过东西,算了下前前后后大概花了 10 天时间,总算是把文派 SaaS 的介绍网站给做好了。

WPSaaS.com 是竞价过来的,花了不少代价,但还是值得的。

好几年前一直环绕在脑袋里的想要说是开个新的 SaaS 业务,后面文派博客也做了,但一直没有开放运营,主要是自己明白需要管的事太多,而且系统本身成熟度不够高。

为了收回开放成本就又考虑了个直接打包销售整个文派博客平台的想法,卖也卖了,只是发现客户群太高精尖,就没怎么专门去研究过。

十月份开始发现市场变化的太快,整天去考虑赚多少利润还不如想办法让以后能够更轻松的获取收入。就这么的拉拉扯扯的到了月底才开始建这个业务站,风格的话也是自己全新设计的,整个网站就两种颜色:

黑、白

如果再加一种,就灰色。

是不是很极端我就不太多想了,只是想要简单到以后都不用花太多时间精力去维护和修改就行了。

看上去还是蛮不错的,至少我自己是相当喜欢这种风格。

为了以后能至少一单十万+,SaaS 项目和整体销售业务是必须要做的。就这样吧,看会书,找部电影,睡。

给侄女儿买了台 MacBook Air

还是在苹果官网上定制的高配版本,上月刚去大学,不过居然是工科,小家伙也长大了,希望能有个好未来吧,至少要过得比我这辈人好。

09 年的时候就梦想着有一台自己的 MacBook Air,但直到 15 年自己还是借钱才买了台,对这些机器也是有感情的,毕竟是自己一分一毫挣出来的。19 年清完了家里的全部债务才奢侈了一把,直接走苹果官网订了台最高配的 Pro 用到现在,基本上没卡过,相比过去对电子设备的热爱,现在更多是实用主义。要用得舒心才是最好的。

都马上 2022 年了,还在用 iPhone SE 的人应该不多了吧,光是屏幕和配件自己都换过好多次,弄坏了四五个。

不想换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认为现在那些后盖儿突出来的摄像头和刘海屏简直令人发指。如果乔布斯还在世,我相信他一定会想办法把摄像头压平,切掉刘海,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臆想,其实想说的是,已经快七八年了也没看到有多大的技术改进,很失望。

自己用的第一部 iPhone 是姐姐被汽车压过报废了的,我帮忙备份完资料后舍不得扔,花了几天时间走淘宝上买了套屏幕总成然后换上去修好了的。

第一张用 MacBook 自拍的照片是帮别人把系统换成 Windows 前拍的,也是少年时代比较满意的一张。

扯远了,其实是想记录下自己这些年一直保持的一个习惯,每次要大笔花钱时都会预留一小部分然后去买些工作用的东西,今天也不例外,而且确实有收获,拿到了过去想要的一个域名。

feibisi.com 和这个配套的如果要做企业邮箱和看得顺眼的邮箱域名也就只有 feimail.com 所以,feimail.com 也是我的了,这个域名对我来说价值可以抵得上给她买的这台 Mac ,那么就这样吧。

feimail 如果做成品牌和产品的话,应该会用 feiMail 大写 M ,先留着备用吧,反正也都是菲比斯公司的资产了。